麻拉施巴

短篇烧脑悬疑故事 在家自杀的男邻居

情感故事 发布 次浏览


“报案人是死者的邻居,据说死者在自杀之前曾经找这位邻居借过东西,但是因为她没有,便失望而归,随后该邻居就发现他在家中自杀。”杜飞给梁栋介绍基本情况。

而梁栋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不自在的皱了皱眉头,因为这具尸体显得有些...有些怪异,尸体脸上被划了好几刀,已经可以称得上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来的面貌。

但是脸上的伤口周围又有些奇怪的东西,看起来黏黏糊糊的,像是面粉一类的,梁栋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只能让法医把人带回去验尸。

“你再去问问那个邻居具体的情况,问问死者平时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来往。”梁栋吩咐。

“是。”杜飞拿着东西走了。

三小时后,警局内。

“死者名王志,今年二十八岁,职业化妆师,目前单身,但是据报案人,也就是死者的邻居晓菲说,她经常能在家听到死者说话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死者是交流的状态,晓菲猜测是他的女朋友。”

“我们在死者家中调查发现,家里确实有很女人存在的痕迹,比如说女士拖鞋,双份的牙膏牙杯,毛巾,还有女士睡衣。”

“但是很奇怪这些女人的东西就好像没有人用一样,都是崭新的,那个女士睡衣就连吊牌都没拆。”

“而且根据最近一个星期的监控显示,死者的家里除了他自己并没有别的人出入,尤其是女人。”杜飞像梁栋说明自己的调查结果。

“这可就奇怪了,邻居说家里有人,可是监控却显示家里没有第二个人,死者的房子会不会有隐藏的暗室?”梁栋猜测。

“不太有可能,因为死者房子的户型就是普通的小区户型,连房间墙壁都不一定隔音怎么会有暗室。”杜飞回答。

“既然是这样,只能说明死者是自己在家自言自语的说话,但是家里又有女人的东西,这是为什么?”梁栋撑着手臂站在办公桌前沉思。

突然他抬起头来对着杜飞说:“去查查王志的病史,尤其是精神病之类的。”

“好,马上去。”杜飞又走了出去。

而梁栋站在原地看着手上的那一叠资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只不过他看的却是死者女邻居的那张照片,这个女邻居似乎...有些奇怪。

按理说两个邻居之间应该不会知道对方这么多的事情,毕竟现在都是注重隐私的,即便死者去找她借东西,也不会和她说自己有没有女朋友。

那么女邻居是怎么知道死者在家里自杀了呢?难道她敲门没有人回应?还是说死者自杀之前把门打开了?这每一种设想都不怎么合理。

晚上十点,杜飞从医院回来了。

“头儿,查到了,这个王志果然有精神病史,根据他的主治医生说,他好像有精神分裂症,也就是说有两个人格,而他的第二个人格就是一个女性。”

杜飞一口气说完连忙喝了口梁栋递过来的水。

“下午尸检科那边也打来电话说死者脸上那面糊状一样的东西是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因为死者的职业是化妆师,所以他极有可能在临死之前给自己化了妆。”梁栋沉思。

“我决定这个女邻居似乎有些不对,我们现在去一趟死者的家里,我想看看他房子的户型。”梁栋说。

“不是吧头儿,我才刚从外面回来,咱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我好困啊!”杜飞抱怨。

“行了别贫了,给你十分钟洗把脸,十分钟就到外面找我。”梁栋拿着外套出去了,留给杜飞一个无情的背影。

半小时后两人来到了死者的家里,看见地上画的死者死亡时的位置,梁栋心里的疑惑更深了,那个位置躺倒之后就是个死角,没有人能看到。

但是这个位置站起来以后斜对面的窗户正好对着那个女邻居的窗户,梁栋忽然转头看向那个女邻居的窗户,发现那里似乎有人影,可是等他仔细一看的时候又没有了。

“飞,那个邻居报案人有没有说她是怎么发现死者的?”梁栋突然问。

“好像没有问,就说是自己看见死者了。”杜飞挠挠头说,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愣了。

“不是吧!她目睹了整个自杀的过程!”杜飞震惊的说。

“快!”梁栋连忙走出门外去敲晓菲的门,但是怎么敲也没有人开门,他们只好破门而入。

缓步走进卧室时候,发现晓菲正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而她看的方向就是刚才梁栋在死者家里站的那个位置...


喜欢

相关推荐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Top